www.sss050.com_www.sss050.com-【客户服务】

来源:扁父子接力罵韓國瑜:這對父子很奇怪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10-16 20:01:08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  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4封滚烫的家书跨越70余年:老红军刘中新,您在哪里?#标题分割# 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滚烫的家书无尽的等待  ■丁仁祥  这是现存刘中新的4封家书之一。此封家书,刘中新洋洋洒洒写了5页,格式严谨,字迹工整,字里行间都是想家的味道。  想家,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与生俱来的情怀。想家之情,军人尤浓。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,交通通信不便,加之部队辗转奔波,仅靠书信联系已经变得不那么畅通,常常是送出去的信、收不到的情。而刘中新,一位经过长征走向抗日战场的热血男儿,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抛家舍亲,出生入死,最终也没能回到他日夜思念的家乡,甚至连一张模糊的照片也没能留下,留给亲人的只有4封字句滚烫的家书和无尽的等待。  “在前天的夜里正在睡安(稳)觉的时(候),忽(然梦)见了我的妈妈,妈妈以竟[已经]老得不像了。我就大喊起来,忽然喊了一声,同我在一块儿睡的同志听着了,他就叫惺[醒]我问我喊什么,我当时也说不出,仔细一想,原来是做了一个梦。  到上午吃把[罢]午饭的时候,我正在房子里卧着看书,忽然有一位同志说道:送信的来了!我听道[到]了就连忙跑到外边去看,我见有好多的家信,我看了半天都是另[别]人的,原来没有我的一封。人家接到了家信,把家里的情形都知道了,可是我的家里也不知什么样子,也不知我母亲和我弟弟的身体如何?夏季的收程[成]什么样子?希望你接到了此信速速回知为盼。”  刘中新出生在江西东固区苏区(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东固畲族乡)。上世纪20年代末期,他参加红军,长征后到达延安,辗转在八路军115师政治部和343旅等单位工作。一心想要抗日救国的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乡、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。难以想象,一个为革命奔走全国各地的战士在外度过了多少个想家的夜晚。那时候,靠书信联系已属奢侈,而在1938年、1939年6月至9月间,刘中新连续写了4封,其浓烈的报国之志、思乡之情、孝老之心溢于言表:  “我以前在家中的时候,一气[起]出来了三四拾个朋友,现在也不知道到何处工作去了,我在这里连一个也没有见到,也不知咱们那里有回去的没有。”  “现在是全国动员抗战的时(候),我在外都是为了抗日救国,不能在家来孝顺母亲大人,以后回家再来孝顺母亲大人。”  抗日烽火起,难断家书情。据刘中新的亲属讲,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并寄来一张身穿军官服的照片,但不知什么原因,始终未能与家人团聚,这张照片后来也下落不明。留下的这些家书,就成为抚慰亲人思念之情的全部。  如今,这些保存了70多年的家书,凝聚了刘家几代人的一片亲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亲人寻找刘中新的心情愈发迫切。  老红军、老八路刘中新,您在哪里?家里人、家乡人想念你!

编辑:www.sss050.com_www.sss050.com-【客户服务】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wwwaooo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吉林大学女生遭男子骚扰并被啤酒瓶打伤警方介入 莫桑比克灾后疫情大爆发:确诊霍乱病例达517例 收益率曲线倒挂债市风声鹤唳但股票投资者淡然视之 48岁洪欣素颜近照曝光,带女儿观看演唱会! 大盘后市还要继续涨不停?分析师: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美银美林:海尔电器目标价升至25元维持买入评级 曝蔚来通过竞业条款阻止8大投行为多达10家对手服务 卫浴领军品牌与中国短道队强势联手见证中国力量 10亿赌约没有输家! 图灵奖颁给熬过寒冬的人 詹姆斯血洒赛场!今天这记三分球价值30万! 在这个领域台湾还要追赶大陆很久 中国在这一领域贡献值超越美国甩他国一条街 银保监会批准筹建首家外资养老保险公司 外媒:德银考虑为德国商业银行交易募集30-100亿欧元 英制造业指数升至13个月高位工厂增加库存准备脱欧 印尼鹰航与波音接近解决737MAX飞机订单问题 寒门再难出贵子在美国哈佛之路从幼儿园就决定 台大個人申請一階篩選102人通過五系篩選 联讯策略:下跌不会一蹴而就抄反弹同样需谨慎 全球最大养老基金告诉你:长线投资押注这几大趋势! 《塞尔玛》男星献导演首秀奥普拉·温弗瑞制片 出道早性格弱?郑爽:想借《青春斗》角色壮壮胆 沙特政府从亚马逊CEO贝索斯手机获取到个人数据 崔永元近照曝光,吃家常菜和友人聊天笑容满面 韦德致命抢断+制胜球热火逆转独行侠闯进前八 放飞自我?水原希子晒安全套照片惹网民哗然 凯丰投资董事长:今年别看空风险资产外资会持续买 意大利加入一带一路G7其他六国哪家先坐不住了? 农业农村部:力争2020年全国海洋禁用渔具基本杜绝 違法任職陸社區主任助理內政部開罰2人 王小帅回应朋友圈宣传电影:就是想说喜欢的多推荐 吳敦義擬邀韓國瑜參與初選國民黨4月10日前接觸 日本东电公司将向核电站建设地政府捐4亿日元 结石姐自曝与男闺蜜共用卫生间男友查宁“无语” 瑞信:德意志银行合并比不合并的可能性要高 詹姆斯仍在回味师弟神奇晃人背景是他好兄弟 韩国瑜前往大陆拼经济回去要挨罚?台湾网友炸了 深圳一学校指纹测学生智商遭质疑家长怀疑收集信息 油价调价窗口今开启:或再上涨用油成本继续增加 梅承诺若保守党支持她的脱欧协议就会辞任英国首相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:大摩升润地至41.15元评级增持 花旗:中国恒大目标价升至42元维持买入评级 地平线黄畅:自动驾驶的发展亟待更强大的边缘处理器 美媒:廉价航空注定失败? 中国四部委出台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新政影响几何? 河北将强力推进城市重污染企业搬迁减少污染排放 在美談同婚柯:價值人權議題不應公投 西部第二主帅确认将开始进行轮休不再追榜首 终于进了!李学鹏再展传中功夫塔利斯卡轻点吃饼 美剧《哥谭》曝大结局海报少年蝙蝠侠终于崛起 中国足球小“北漂”:下一个梅西?下一个自己 华为2018年运营商业务下滑1.3%轮值董事长郭平回… 不要去喜欢一个,不喜欢你的人 从甲骨文收购动作来看一切都是为了重振云计算? 中国股市连涨12周创造纪录关注四大变数 港元Hibor下跌一个月期Hibor连续第五个交易日… 曼城英超首发:阿圭罗丁丁回归斯特林轮出场 FIR主唱被指靠潜规则上位面对网络霸凌身心崩溃 滴滴旗下小桔车服成立安委会并签署安全生产责任书 中信证券明明:消费贷快速增长是风险还是机会? 阿根廷主帅:梅西渴望再争美洲杯摆脱梅西依赖症 日本女星证书多!宫崎葵有大型车驾照杏有狩猎证 健身前怎么热身?这3个动作帮助自己舒展胫骨 港元Hibor下跌一个月期Hibor连续第五个交易日… 辣条发源地湖南平江:10人被追责数十家企业停产 曝锡安只想去骑士打球他要追随詹姆斯的脚步 富国银行CEO斯隆宣布退休该公司股价盘后大幅上涨 特斯拉新董事长:在我看来马斯克发推特很明智 阿克曼重振雄风!今年收益32%创史上最好开年成绩 小扎说政府加强互联网监管很有必要:还给出了4个方向 中国首款糖尿病高仿药上市:或为原研药在美价格1% 张紫妍事件进展:前《TV朝鲜》代表常与张紫妍通话 汇丰:维持交通银行目标价7.1元维持买入评级 医学研究生160斤肥壮身材照样吸粉百万 中国核能接连发布重磅消息四代核电明年建成投产 崇礼区冰雪博物馆全球征集活动启事时间长期有效 農委會在卡訂單?韓國瑜:態度有問題應不分彼此改善基層… 神吐槽:我科狂打铁蜗壳秀转身都是篮筐惹的祸 美股盘前:美债收益率再次走低期指止涨转跌 万科企业现涨逾半成获大摩升目标价12% 说它是全球最好吃的城市联合国都没意见 中信策略:4月A股\"三期\"叠加将现第二轮上涨最佳… 腾讯据称拟发行美元债券融资50亿美元 花旗:北控水务目标价升至5.65元维持买入评级 37岁拼46分钟!生死战砍27分他要像韦德般退役?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理事长:发展光伏需降非技术性成本 失望!1.6亿天王在巴西一样梦游巴萨买他真血亏 知名华人张忠谋、贝聿铭获美国百人会终身成就奖 贾跃亭第三位“接盘侠”登场:他带来了6亿美金! 天风证券:降准随时到降息必要性不足A股决断在6月 上涨行情中数量见长的看空研报你怕不怕? 增值税减税新政今起落地超万亿元减税谁最受益? 印度网约车平台Ola投资超5亿美元推自驾租车服务 四川森林大火致30人死黄晓明姚晨舒淇等发文哀悼 好事近?霉霉戒指暗藏玄机甜蜜示爱男友乔阿尔文 北岛康介透露休养中的萩野仍以东京奥运会为目标 “小”数据意外抢走恐怖数据风头今日还有一件大事 波波维奇曝邓肯每周都会回来陪练还是蹭澡堂? 心疼!他跟诺天王开玩笑而2周没说话还被交易 连学生都不放过的院长被免职校园性侵骚扰几时休 曼联官宣索尔斯克亚转正年薪750万欧元签约三年 美拟为老驱逐舰配备新雷达应对中俄反舰导弹威胁 网红歌手因为欠钱被央视点名,尴尬不? 吉利购Smart股权50%提供高端专车出行服务 补贴新政重质提效让新能源车“跑得更远” 贾乃亮接甜馨放学,烟不离手显憔悴! 新东方在线业绩变脸估值虚高投资者或用脚投票? 春节因素影响2月人民币国际支付占比降至四个月低点 体验优续航短场地体试驾大众国产电动新车 腾讯张军回应招聘文案争议:没听说过都别逗了 让我们一起来pick下女明星的精致生活 小米有品将在南京举办首届合作伙伴大会 中华V7新车型将亮相上海车展搭载1.8T发动机 蚂蚁金服尹铭回应相互宝首例赔审质疑:将爱心筹款 崔钟勋涉嫌非法拍摄被追加立案通过群聊散布视频 东风风行T5L正式上市售价8.99-12.39万元 以色列AR创业公司宣布加入阿里实验室阿里不予置评 洛杉磯第33屆馬拉松參與人數衝上美史第四 韩国姑娘迷上健身两年时间骨感身材变葫芦形! 口是心非是种病,没有人会一直等你长大 德国空军加快采购无源雷达或可探测隐形战机 特朗普:若美联储没有错误地加息美国经济应会好很多 曼联小心!吸血鬼又出洞了要把博格巴送到皇马 汪明荃再演《帝女花》:找回舞台归属感 英超-阿圭罗贝尔纳多传射曼城半场2-0领先 波音回应媒体16问:事故仍在调查推测原因不合适 球迷刷上万评论爆掉韦世豪微博:球商情商智商负分 加里纳利27+15快船紧追开拓者瓦兰伤退灰熊负 詹姆斯将观战韦德生涯告别!他后悔没赶上波什 保时捷(中国)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召回部分Panamera… 9款索权App评测后跟踪情况通报饿了么等3款已整改 深度|0胜29负耻辱下仨毛头小子成战神的希望 小苏打无所不能?这些网传功能它真没有! “选手生活”变“性生活”铃木一郎退役字幕抢戏 【深度】土耳其货币缘何暴跌未来又向何处去? 银行理财规模和结构双双调整理财子公司蓄势待发 波音答媒体16问:737MAX系统问题在哪坠机能否… 索尼救世主平井一夫宣布退休35年索尼人生谢幕 今天北京暖意回归最高温升至19℃风力较大阵风6级 幼儿园老师用手机拍摄男学生下体照片3人被行政拘留 一汽轿车净利润下滑超40%,一汽夏利“卖资产”扭亏 全球票选最代表性韩国人鸟叔Psy紧次于总统 俄出兵委内瑞拉后设立直升机训练中心协助部署S300 亮相舊金山,你們想要的機器人漢堡測評來了! 爱奇艺发行6年期可转换债券:总融资规模或达12亿美元 WTO裁定美国未能撤销一些针对波音的非法补贴 天风策略:关注一季报和两大主题月度金股 前恒大功勋外援退役转型解说曾舍身封堵肋骨骨折 汇丰:中国国航目标价升至11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《绿箭侠》即将8季完结“IT女”先走一步 “熟面孔”履新广东副省长还有央企高管空降广东 拜山波遭TKO暴中国隐忧日拳手水平定位罗生门 融创将以13.3亿元收购阳光100在重庆的两个地产项目 响水爆炸事故修缮总户数21860户清运垃圾1620吨 传任天堂将推两款Switch新机或取消手柄震动等功能 美军鱼鹰飞机紧急降落日本大阪机场致7个航班延误 1+1>2?AmazonPay联手Worldpay未… 阿里巴巴发布招聘微博新财年新增超过1800岗位需求 百度动刀硬件部门:合并小鱼在家前锤子CTO钱晨加入 这不是愚人节玩笑油价电价天然气价格全下调 2018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:将人类燃煤史上推千余年 苹果2019春季发布会:库克船长为航母寻找新方向 拆解打新规则:我是怎样两天时间在康希诺上大赚30% 中国最缺大学的城市是哪里?台州深圳等有话说 ATM转账可不再24小时到账 场场纪录之夜!哈登又超俩名宿下一场超J博士 谢娜发博否认封杀张碧晨,赵丽颖意外抢镜 纵相新闻:毁林百亩的曹园一拆了之? iPhone年内第四次降价苹果要一个月降一次? 世锦赛破纪录遗憾摘银羽生结弦说“我回来了” 这不是愚人节玩笑油价电价天然气价格全下调 继宝马奔驰等豪华车企降价后这些车企也开始降了 董扬:2025年电动汽车成本将于燃油车相当 除合力造车外广汽蔚来“合创”公司将在多元维度创新 锤子软件大换血:罗永浩卸任法人10位高管退出 入江陵介:世锦赛选拔报名2项不想让步年轻人 苹果发布会重新定义\"服务\"但似乎还是少了点什么? 王思聪宠物鸭一颗蛋高达500元网友:比我还会赚 朱西·斯莫利特遇袭案再现反转芝加哥警方撤诉 不是12月31日这个西班牙小镇在8月庆祝“新年” 直击|比亚迪发布9款新车唐EV600D续航里程达5… 吴鹏履新中国驻肯尼亚大使接替女大使孙保红 下周四马斯克与SEC律师将在4月4日进行口头辩论 评论:利率曲线倒挂或敲响美股牛市“丧钟” 《库克传记》书中透露他曾把公司压在与FBI的斗争上 贾斯汀比伯房间遭误闯?陌生女子已被警方逮捕 深足踹对手小腹者道歉:下意识动作真不是故意的 泫雅下一步要带火的估是链条包吧 苏大强惨过明玉?《都挺好》编剧:他患病埋得很深 瑞信:中国财险降至中性评级目标价下调至9.5元 小苏打无所不能?这些网传功能它真没有! 又一起河北井陉卫健局将失独家庭列为扫黑对象 科比新书登畅销书排行榜第一!魔幻题材谁不爱 如何做到短中长期都赚钱?学霸基金经理邱杰这样说 波音修复程序后打包票,英媒:那就是默认咯 綠營追殺韓藍委:對台灣民主沒信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