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sss018.com_申博【官方认证】

来源:天文学家将进行关于是否恢复冥王星“行星”地位辩论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10-17 06:12:39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  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学生字典现惹争议词语 性教育何时能走在阳光下?#标题分割#  据了解,该字典是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,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于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《新编学生字典》。 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“自慰”?  4月19日,一位自称为“童年馆馆主”伊森妈的网友发文质疑,认为《新编学生字典》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不妥。她表示,《新编学生字典》是字典不是词典,所以词语选择权在编者手里,“‘自由’为何不选?‘自觉’为何不选?‘自爱’为何不选?偏偏选了一个有争议用法的‘自慰’?”  对于字典里出现“自慰”一词的情况,家长林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的第一反应是有点“污”,“但孩子(尤其是小学生)的认知思维不同于成年人,他们应该不会联想到什么不堪的画面,可能理解为‘自我安慰’。不考虑第一层面的意思,这个词写上解释也没有什么,毕竟孩子没有性方面认知的时候,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。”  同时,林女士表示,如果孩子询问了这个词的意思,自己会进行解释,“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开明的亲子关系,我希望孩子在青春期或者生理上有困惑时,第一时间向我求助。由父母讲,总比他自己去搜索,看各种不好的东西,更好一些。”  另一位备孕妈妈殷女士则持支持的态度。“字典里没有对‘自慰’一词的详细解释,仅仅出现这个词无可厚非,而且现在的小孩都很早熟。”殷女士认为,加强性教育很重要,“为了让孩子保护好自己,也保护好别人,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,这是观念的倒退。”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孩子在小学生时期接触到“自慰”这个词,为之过早。  2015年,曾有媒体报道称,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《新编学生字典》中,“自”字的词条出现了“自慰”,却没有“自由”。当时,人民教育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“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,自我安慰也是自慰。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,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。”  性教育之路漫漫  “不谈性,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。”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  2017年11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,但仅有1%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。此外,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,如朋友和同学等。 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18年的一次教育行业大会上指出,性侵是很多孩子的噩梦,家长遇到该类情况也非常痛苦,做好性教育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。“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,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。”  2017年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珍爱生命: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也曾引起热议。浙江杭州一位妈妈发帖称,书中内容尺度很大,感觉“看不下去”,并称“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?”这位妈妈还表示,“不管图片如何,学校应该正确引导,而不是发一本书回家自己看就完了。”  对此,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,该书不是教材,是读本,属于合法出版物。读本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称,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,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,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。  之后,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,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。  2011年,国务院颁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中明确指出,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,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,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。  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。在亚马逊中国上的教材教辅类目里搜索“性教育”,除搜索结果首页展示的十几本图书以外,剩余十余页结果大多为心理健康类书籍。  拓展: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? 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,一位专门在荷兰从事性教育的老师告诉她,在荷兰,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,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,在四岁之前,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。  据了解,在日本,性教育是“从娃娃抓起”的。日本的大多数小学会普及性教育,有的小学还会将具有男女性特征的公仔用以教学,到了初中和高中,学生们则可以了解到避孕、性病、流产等方面的知识。早在1955年,日本就建立了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,制定《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(试案)》,将性教育引入课堂。  瑞典性教育协会(RFSU)的一项调查显示,瑞典男女生的首次性行为一般发生在16、17岁。而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。1945年,瑞典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。  不久前,英国教育部发文称,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(relationshipeducation)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(RelationshipsandSexEducation,RSE)必修课程。英国教育部表示,并不会在小学阶段引入强制性性教育,而是在小学阶段引入关系教育,从而打下建立各种积极和安全关系所需的基础。

编辑:www.sss018.com_申博【官方认证】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tsguangl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承袭赛道基因捷豹E-PACE赛旗版官图发布 李广宇任最高法新闻发言人首次亮相发布会(图) 梅罗近10年联赛进球大战:梅西占优总数只差4球 印尼总统已决定迁都 东莞知名民营企业家去世20亿股票由两个女儿继承 俘获超模何穗的心不对称裙成初夏新宠 向太发长文为李连杰庆生:身体一定要健康喔! 云集路演PPT曝光:发行区间11到13美元5月初上市 马斯克:自动驾驶是特斯拉的根本驱动力是市值5000亿… 市场调查:全球市场准备迎接动荡黄金即将爆发 秦俊杰《信仰》开机热血演绎情报谍战史 从“茶马互市”到“茶马古道”:马连接起来的经济动脉 巴菲特解释为何投资石油:近40年美国最后的伟大发现 38人打了涉假宫颈癌疫苗涉事机构无预防接种许可 史低价速抢!Alterna顶级鱼子酱修复洗发水+护… 哀兵!防线重组!鲁能却终于零封新套路杀伤力翻倍 百想电影预测:柳承龙刘亚仁争帝最佳新人黑马多 剧情反转?苹果解释下架第三方竞品App原因:侵犯隐私 亚马逊更换Souq品牌在中东推出电商平台 这档神仙打架的韩综,一秒都不舍得快进 巴克莱:如果合法化美国大麻市场将达到280亿美元 凯莉詹纳为丈夫送28岁生日祝福希望再为家庭添子 众泰A16第三季度上市采用最新家族式设计 “字母哥这几个动作直接打懵活塞球迷!” 腾讯支持的水滴公司寻求以超过10亿美元的估值融资 瑞幸抵押咖啡机做债务担保担保债权额为4500万元 沈祥福平静面对首胜:心情没啥特别球员让我感动 人类长有206块骨骼?进化消失的一块骨骼悄然出现! 巴菲特股东大会直播前温习“股神”去年这九个动作 老婆出差袁弘在家乱扔衣服张歆艺:哈士奇成精了 055舰参加海上阅兵引发台媒关注:桅杆有助舰艇隐形 巴萨梦想全面统治国王杯!五人制已率先夺冠 90后女孩约同事一起辞职被鸽:我辞了她却申请加班 前院长调任故宫敦煌研究院书记院长将同时获补 泰国举行新国王加冕仪式 深圳富源学校学生高考资格遭质疑教育局:符合条件 东北楼市分化丹东领涨鹤岗现“白菜价”个例 绅宝智行1.5T6MT特惠版上市售5.99万元 里昂:金沙中国目标价43.68港元维持跑输大市评级 美联储明晨大概率不加息会发生特朗普想要的降息吗? 探店|“巧克力屆的迪士尼“蒲公英巧克力舊金山第二分店來… 西安一小区至少30间屋被烧毁现场确定有人员伤亡 吕蔷Amuyi助力许环良演唱会首次公开演唱新歌 瑞幸收割美国人 华人文化宣布与Discovery合作开发主题公园等业… 英特尔Q1营收和盈利利好但下调全年指引盘后跌8% 达里奥超过西蒙斯问鼎对冲基金经理薪酬榜 英国央行上调今年经济增长预期 澳洲肉盾找不到一丝缝隙只有海鸥和暴力鸟能飞过 日本反舰导弹射程将翻倍日媒:可覆盖台湾海峡 英超-双边锋进球曼城2-0力擒曼联11连胜1分领跑 马斯克:Model3在中国制造价格会低50%年底上海… 《复仇者联盟4》传奇终章落幕观众泪目作别英雄 美瑞健康收购加拿大医用大麻公司股份现涨逾一成 探访华北“无烟城”:从“雄县模式”探索“雄安样板” 中咨公司牵头中国品牌日食品行业活动35家企业入选 没马也能成就马术梦少女骑木马重拾骑士公主梦 路透:和家拟融资5亿美元或计划明年上市 中国女孩花4370万进名校涉事中介被抓庭审细节曝光 美国再拉30余国应对华为?这次华为这样说 3M股价遭遇22年来最惨一天道指有望录得5周最大跌幅 他俩从恋爱一路到生娃,不和谐声音这次该散了吧? 富士康美国工厂没搁浅威斯康星州正与其重谈合同 瑞郎势将录得2%的月度跌幅瑞士央行暂可\"安心入眠\… 巴尔韦德:为何领先还上梅西?得让他保持状态啊 观点:皇马适合博格巴阿扎尔他们不用再承担一切 库里为避免犯规背手防守,难怪NBA收视率下降 男子恶作剧假冒乌总统给法总统马克龙打电话 草根评《撞死了一只羊》:深沉内敛风格独特 南加大和洛加大下达隔离麻疹令 美团小袋通过测试将成国内首个持证上路无人配送车 中国学者首次证实:我们的母语起源于中国北方 AppleWatch推出四周年仍在智能手表市场中排… 市场调查:全球市场准备迎接动荡黄金即将爆发 鄰101土地林敏雄112億元三拍拍下 香港首季GDP增0.5%逊预期专家:最差的情况已经过… 穆里尼奥:梅西总是特殊的一个有他就是晋级热门 \"鲁迅说过的话\"检索系统上线大波网友验证致网崩 人类本性是善还是恶?婴儿天生就拥有道德判断 在国内几乎没人用的中国手机正称霸非洲市场 谢天谢地我活在21世纪,躲过做实验等于玩命的年代 高盛:关于苹果财报,丑话说在前面 孔卡晒照感谢效力所有球队一细节凸显恒大地位 舰船对撞、持枪叫骂,越南与印尼在南海爆发冲突 A妹科切拉音乐节被柠檬砸中疑为碧昂斯粉丝捣乱 JYP就某公司冒名收取培训费一事发声明:已取证 五旬大妈会网恋男友遭抢劫匪竟是儿子儿媳 Facebook内容标记靠手动或再次引发隐私问题 万幸,哈登眼睛无碍!麦迪支招火箭:换他首发 李汶翰陷不实传言经纪公司发布声明:将追责 风水轮流转,这些前期滞涨股要时来运转了吗? 英超-萨拉赫1传2射妖锋2球利物浦5-0夺7连胜领跑 团中央特殊表彰这一份沉甸甸的名单 美国养老金危机:2035年社保信托基金将耗尽 1.5T/1.6T可选新款瑞虎8或5月下旬上市 武磊锋线竞争压力增大西人一大射手伤愈归队 少年怀揣梦想不忘初心EC一平赴塞浦路斯录新歌 《扶摇》再登台湾阮经天自曝与杨幂搭戏演到晕倒 第11届世界MMA大奖提名公布UFC选手占据大半榜单 苹果第二季度大中华区营收同比下滑21.5% 何洁生三胎后近照胖成了这样,网友:不忍直视 美媒:美政府推动太空军事化欲实现“美国第一” 这位“股神”副省长赚了1.6亿判了20年 素肉汉堡夺人眼球!BeyondMeat股票值得投资者… 周末娱乐指南:《奔跑吧》开播复联4热映中 Facebook变身美国\"探探\"上线\"暗恋\"… 盛一伦王子文新剧《太古神王》暑期档将播出 申万宏源首挂破发现较招股价低逾4% 《女儿们的恋爱》甜蜜收官Selina携张轩睿面见家长 曝曼联高层为清洗球员筹钱铁了心要让这二人走 四川博士副省长落马传言两周后成真分管科技工业 《趁我们还年轻》热播张云龙乔欣诠释以情动人 你看你看,Angelababy的脸在改变 张晋蔡少芬《女人们》来袭川普港普爆笑引期待 吃什么可以增肌增肥会吃会练才能造就好身材 “偷食”基因遗传?黄心颖姐姐曝父亲有婚外情,母亲知情哑… 大爷大妈热衷“大笑健身”?这还真不是伪科学 比亚迪电子绩前上扬4%暂四连阳累升逾两成 易纲:一带一路投融资决策要有效管控风险 滴滴与自动驾驶产业联盟BDD战略合作促自动驾驶落地 范冰冰正式复出,没想到她的资源还是一抓一大把! 称陆风X7侵权路虎与事实不符江铃向法院提出上诉 美股从熊市到牛市:1929年花了25年如今只要200… 高通孟樸:5G发展关键是全球标准统一以及行业协作 犹如失利的三分!恒大透支广州塔致受伤代价太大 福特继亚马逊之后将向特斯拉潜在对手投资5亿美元 汤普森加盟湖人凉了?老爹:他不会来当救世主 希拉里公开宣传弹劾川普“路线图” 王适娴怀孕谌龙要当爸调侃孩子头别大眼睛别太小 “相互宝”又扯皮!婴儿黄疸肝炎也不能赔? 李铭顺挑战工人苦练闽南语薛仕凌挑战吃槟榔 Airbnb致歉青岛民宿路由器装摄像头:永久撤出该房源 巴菲特对话中国00后:要了解人性阅历比读书更重要 有触电风险!苹果公司罕见召回香港等地插头转换器 窦骁微信情侣头像疑曝光双人影子比心浪漫满分 被质疑剧情剽窃NAVER人气漫画《RM》官方致歉 俄罗斯宇航员将涨薪平均薪酬将提升至少15% 这些海军英雄为海军建设发展做出突出贡献应被铭记 外媒:韩国央行行长预计韩国经济第二季度将有所好转 直击|黄峥首封股东信:拼多多随时具备收入和赚钱能力 多国博弈之下,油价后市将如何演绎? 韩雪委托律师发布声明对散播不实言论将追究法律责任 俄军:美或正策划对中俄核武库发动先发制人打击 唐艺昕直播卸妆美倒一大片观众,可眼窝怎么突然凹陷得像5… 人真的会被植入“虚假记忆”吗? LG化学起诉竞争对手SKInnovation:窃取商… 8块腹肌马上拥有锻炼腹肌最好的方法 《自然》曾“八连发”呼吁:重视脂肪肝病防治 消息人士:巴菲特拟对西方石油公司的投资翻倍 巴菲特故乡小镇经济:股东会当天酒店房价涨超3倍 局长被罚扫厕所:确保管辖厕所“文明规范无异味” 提交特朗普纳税材料?美财政部长:再多给点时间 2019亚洲电影展将在北京上海等五座城市举行 杜兰特勇士生涯季后赛正负值+509,场均赢11分 宜买车宣布完成1.5亿元A+轮融资蓝驰创投、GGV领… 同盾科技完成超1亿美元融资招商局资本等领投 特斯拉:公司现金流充足但仍可能寻求其他融资 巴菲特大力抨击私募股权机构夸大回报和债务依赖 C罗母队夺得五人制欧冠冠军巴萨摘得第三名 幼兒屆換牙期注意!4情形看牙齒阻生 澳大利亚通货膨胀率急剧下降导致澳元贬值 巨人网络高管:公司已报警下午见了史玉柱没去杭州 美联储梅斯特:完全支持美联储的耐心立场 44岁林志玲近照怎么肿了?网友:变化太大了 自制力强!郭富城吃完火锅罚自己做一个小时运动 格力待嫁:股权转让扑朔迷离珠海国资委称方向正确 Facebook出手支付系统大变革:加密货币来了震撼了… 多家药企停止向电商平台供货药品“串货”痼疾待解 拆完农户厕所发塑料桶替代?中纪委曝扶贫形式主义 抠门!阿森纳今夏预算曝光埃梅里还得过穷日子 官方回应鹤岗“白菜价”房屋:多为远离市区棚改房 销量|奇瑞汽车3月销量47920辆同比增长7.8% 白大拿选秀赛“周二挑战者”第3季公布6月18日开战 马云郭广昌谈企业传承:二把手好找一把手难找(视频) 惨!警犬追捕逃犯时突遭豪猪攻击被扎200多根刺 巴菲特:希望伯克希尔把大部分资金用于慈善我会带头 股价较低点反弹近40%,苹果能否再创新高?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:小摩升腾讯目标价至470元评级增持 巴菲特股东大会就在今天!六大看点前瞻八大金句回顾 郭台铭:我和韩国瑜是“铁打的兄弟”一定会合作 美图吴欣鸿谈为何做洁面仪:非孤立产品将推美肤服务 九台农商下跌4%失守10天线首季少赚9% 孔融为何让梨?原来是“多走了一步”! \"查网龄送流量”活动影响携网转号?中国移动回应 欧盟停止发行500欧元纸币 可爱!娱乐星小编黄子韬想要微博编辑和改名特权 巴萨公布战利物浦大名单:梅西领衔4人缺席 波音737Max停飞一个月航空公司损失近6亿美元 尾部造型调整新款保时捷Panamera谍照 韩国女团成员也不肯错过的2019S/S彩妆大势 从卖血男孩到6000亿商业帝国他却只想扳倒特朗普? 主场连续丢分125+!勇士输快船还觉得偶然吗 再過半個月,多倫多將開啟霸屏模式!花花花花花… 潘石屹:什么是未来,5G就是未来 山东8个月大萌娃吃大葱走红父亲:孩子身体正常 内蒙古一化工厂爆燃已致3死5伤居民半夜被巨响震醒 初三男生写文言文请假条老师传阅称“奇文共赏”